【乡村趣事】二狗家的家庭诗会

2020/3/22 9:21:10点击:

二狗在集市买了些肉、鱼、鸭、酒水和新鲜蔬菜,便跳上摩托准备往家赶了。

“二狗,家里有么子喜事撒?”邻庄张婶冲着正要发动车子的二狗嚎了一噪子。

二狗松开车把,用手倏的抬起头盔的面罩:“我家老倌子在省里拿奖了,今晚要给他摆庆功宴哩!”得意的笑挤歪了二狗尖脸上那张大嘴。

“那个奖金不少吧?!”张婶急切的想知道“老学究”得了多少奖金,于是赶紧问道。

不知听没听见,二狗已经一溜烟蹿出了老远老远。



二狗他老倌子,庄里庄外人称“老学究”。“老学究”年六十开外,满头银亮的头发更凸显老人精神矍铄。少时念过私塾,通古文,与人说话时总喜欢微笑着捋捋嘴下那一辔疏朗的山羊胡子,时不时的蹦出一些“之乎者也”的字句来。

“老学究”教子素严,不仅要求儿孙们学习前人的伦理道德,而且还要学诗、词,甚至对联。用“老学究”的话讲,老祖宗的东西不能丢。

二狗自小叛逆,坚决不上老爷子的道。“老学究”常怒骂二狗:“朽木不可雕,烂泥扶不上墙”,二狗却笑嘻嘻的拿出“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句子怼老爷子。二狗因此没少挨他老倌子的罚。

尽管如此,“老学究”从心底还是宠爱二狗这个儿子,二狗也打心眼里敬重自家老倌子。


二狗听到“老学究”在全省第二届农民诗歌大赛古诗词组中夺魁并获得了万元奖金的喜讯后,马上上集市置办了好酒好菜,当晚就在家里给老倌子庆祝。

除“老学究”像往常一样在书房里挥毫泼墨外,一家人一通忙活,满桌子饭菜就麻溜的弄好了。

全家就位,二狗端起酒杯:“咱们全家一起举杯,祝贺咱家的大诗人在省里拿了奖!!来,来,来,咱们请老爷子先说两句!”

“老学究”一边捋着胡子,一边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啜了一口杯中物,正声道:“国之底蕴,文化也。数十载命汝辈习先贤仁义忠孝之道、学前人诗词文章之理,盖因斯理也。尔曹知焉?”



杯来盏往,闲聊家里墙外,胡扯海北天南,不觉中已酒过数巡。

二狗放下酒杯,站起身来:“咱们今天给老爷子庆功,喝酒、吃饭都是次要。咱主要的还是品鉴老爷子的大作!老倌子,把您的大作请出来给大伙欣赏欣赏啊!”

“老学究”斜晲了二狗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吾之文名曰《咏鸡》,乃仿唐诗《咏鹅》而作。不意竟得入榜之殊荣,实愧不敢当!不敢当啊!!”

鸡,鸡,鸡,尖嘴向天啼。

三更呼皓月,五鼓唤晨曦。

家人们啧啧称赞。二狗酒意微曛,一边鼓掌一边赞道:“老倌子果然不负‘老学究’之名啊。这首作品多么贴近生活,多么写实啊!实在是妙!!”说话间,两个连续的酒嗝喷涌而出:“我提议,咱大伙依老爷子《咏鸡》的体例,各自作诗。咱家也来一个家庭诗会,如何!?”



众人的目光一齐望向“老学究”,“老学究”并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微微的向上扬了扬,然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老学究”最疼爱的孙子小宝站了起来:“我来一首《咏羊》,请爷爷指点!”

羊,羊,羊,不惧冬天凉。

内服羊肉汤,外穿恒源祥。

“老学究”先蹙了蹙眉,尴尬的挤出一个笑容,没有说话。

二狗媳妇从来都是巾帼不让须眉:“爹,俺诗的题目是《咏猪》,您老别见笑。”

猪,猪,猪,头大脖子粗。

去年十来块,今年二十五。

“老学究”捋须颔首,微微一笑,依然没有言语。

临到二狗,二狗满脸自信的对着“老学究”说道:“老倌子,照这个路子,咱把十二生肖咏遍也不在话下啊!您先听着,《咏鼠》来了。”二狗摇着头、晃着脑吟咏着。

鼠,鼠,鼠,叽叽叽叽叽。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吟完,众人大笑。“老学究”睁大双目,狠狠的瞪了二狗一眼:“你小子,你的什么十二生肖的就不必了!你这文化造诣,‘家里蹲’大学都可以提前毕业了呢!!”

“啪”,“老学究”生气的撂下筷子,长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席而去。。。。。。